《催熟》 作者:满河星po()

文章 3个月前 小板栗
4.8K 0 0

大家好,小板栗来为大家解答以上问题。《催熟》 作者:满河星po(),很多人还不知道,现在让我们一起来看看吧!《催熟》 作者:满河星po()

本故事已由作者:囫囵吞饭,授权每天读点故事app独家发布,旗下关联账号“每天读点故事”获得合法转授权发布,侵权必究。

1

酒过三巡,应苏苏委实撑不住了,她大着舌头拒绝秦总递到唇边的酒,却反应迟缓没有躲过秦总已经拍上她屁股的咸猪手,应苏苏浑身一激灵,反射性地站起,脑子晕乎乎的,但残存的理智依然在想脱身的对策。

张姐说秦总是这次电影的投资方,手里捏着女三号的任免权,公司费了老鼻子劲才把应苏苏塞进这群有钱人的酒会,让她一定要在秦总面前好好表现,争取一举拿下这个角色。

道理是这个道理,可是,应苏苏想她又不是出来卖的,而且秦总长得脑满肠肥,一看就让人下不去嘴。

她原本只是想走个过场,象征性地陪一陪,没想到这些老狐狸一个个精的要死,敬出去的酒换个花样就送回她嘴里,话说的花里胡哨的,让她根本无从辩驳。

秦总见她突然站起,也不恼,笑得像尊弥勒佛,问她:“应小姐怎么了?”应苏苏见那只马上又要搭上她腰的肥手,身子向后闪了闪,干笑道:“秦总,我想去个洗手间。”

像是感觉不到应苏苏的抗拒,又好像浑不在意,秦总靠得离应苏苏又近了一点:“应小姐好像喝醉了,不妨我送应小姐去洗手间吧。”应苏苏一僵,竭尽全力才没有把脸上的愤怒和嫌弃表现出来,“呵呵,怎么好意思麻烦秦总呢......”

“不麻烦,不麻烦......”秦总一边说一边托起应苏苏的胳膊,秦总稍稍用力,几乎是拽着应苏苏走出包间。

应苏苏被他拽的踉踉跄跄,双手却不停在推脱,过道里有服务员端着盘子路过,应苏苏试图叫住她,结果人家头埋得更低,假装什么也没看见,匆匆走了。

眼看秦总手已经开始不规矩了,应苏苏在想,废了秦总和被公司雪藏哪个会更惨?她心里已经做好最坏的打算,甚至小腿都已经微微曲起,千钧一发之际,视线里晃过一道人影......

那人身穿烟灰色高定西装,看得出是颀长瘦窄的身形,五官似乎较几年前更张开了,从前的清爽俊逸变成了属于男人的成熟与稳重,应苏苏一眼就认出了他,她同秦总拉扯不过,扭头冲张子照的方向大喊:“老公~”

这声“老公”喊得委实婉转,把所有人都一惊。

秦总被她一唬,顺着她的视线看过去,张子照指尖夹着根烟,缭绕的烟雾中他似笑非笑,秦总和应苏苏同时心里一“咯噔”。

秦总:我去,不会真的搞到小张总的女人了吧?

应苏苏:我去,张子照不会见死不救吧?

被灌酒的我情急对陌生男人喊老公,一转头,是我总裁前男友

惴惴不安的秦总还是决定先跟张子照攀交情,秦总腆着张老脸笑得跟条哈巴狗似的,摆着尾巴就冲张子照去了,应苏苏见他们友好亲切地握握手,又时不时地往她这边瞟两眼,心里暗道不妙。

她跟张子照有多年的宿怨,依照这家伙的尿性,很可能借此机会落井下石。妈妈呀!现在真的是前有豺狼后有虎豹,应苏苏心里高声唱忐忑,正唱到高潮,秦总颇惋惜地回头打量她一眼,然后走了,走了......

再回神,张子照已经站她面前,一脸不屑加戏谑:“呦,现在已经掉价到勾引老男人了!”

应苏苏一听他这话,心里的感激之情顿时烟消云散,都是些陈芝麻烂谷子的事,有必要一遍一遍地翻出来作践她嘛!

和张子照呛声已经是应苏苏深入骨髓的习惯,她咬着牙瞪张子照:“要你管!”

张子照望着应苏苏这气鼓鼓瞪他的样子,活像只带毒的河豚。忍不住继续开口讽刺:“人秦总年纪大到可以当你爹了,你也下得去手!”

应苏苏简直要疯了,这槛还过不去了咋地,国民女神在线暴躁:“我不是,我没有,别胡说.....”

“何必遮遮掩掩呢?你又不是没做过。”

“轰”应苏苏觉得她和张子照简直是八字不合,体内的洪荒之力再也藏不住了,她实在是忍无可忍,拿起手中的包就往张子照头上砸去,应苏苏劲使的不大,但她手中的包是华伦天奴的最新款,带铆钉的,她肇事逃逸的过程中隐约听到张子照痛呼的声音。

老天保佑,应苏苏想,千万别让她再碰上张子照了,以那厮睚眦必报的个性她估计要完!

2

张姐给应苏苏打电话时,应苏苏正睡得醉生梦死,她睡眼惺忪地操起手机,张姐独有的御姐音让她瞬间清醒。

“角色的事......”

糟糕,是秋后算账的感觉,应苏苏马上认错:“张姐我错了,我不该......”

“导演让你一个星期之后进组。”

“???”

应苏苏心中大大的问号,“你刚刚说什么?”

“我说,导演让你一个星期后进组。”张姐深深叹了口气,摊上这么个怎么捧也捧不红的万年糊咖,也是她倒霉。

应苏苏:“女三号的事情不是......黄了吗?”她小心翼翼地问,生怕张姐发飙。

“是张氏的小张总,他跟资方推荐的你,还说这个角色简直为你量身定做。怎么回事?你认识小张总?”

应苏苏得到角色的欣喜在张姐的一番话下荡然无存,这部电影的女三号是个心机婊,虚荣拜金,三番五次勾引男主。而张子照这波操作明显是在内涵她。

不过算了,她心气也不高,有钱不恰不是傻子么!而且这部的电影的男主演是她多年的男神,马上就能和男神近距离接触了,想想就有点激动。

一周以后应苏苏屁颠屁颠地就奔赴剧组。

虽然不是科班出身,但是应苏苏的演技还是可圈可点的,不瞪眼,不僵脸,很愉快地就过了几条,连导演都夸她不错,应苏苏正准备谦虚几句,导演看向她的身后,招呼一声:“小张总。”应苏苏瞬间僵硬。

导演和张子照寒暄,说到应苏苏,导演强行拍马屁:“不愧是小张总推荐过来的人,很有前途啊”张子照淡笑,凉凉地瞥了应苏苏一眼,然后回导演:“那是,毕竟本色出演嘛!”

导演:“......”好像不是什么好话?

应苏苏朝张子照龇牙咧嘴像只暴怒的柴犬,导演感觉空气中火药味挺大,他缩缩脖子,借口失陪,溜之大吉。

“张子照你是男人吗?三番五次侮辱一个弱女子。”应苏苏决定先发制人,站上道德的制高点,控诉这小肚鸡肠的臭男人,不就是年轻时候不懂事嘛!不就是三番五次让他出糗嘛!至于还惦记着吗?这都过去多久了。

“呵,弱女子。”张子照撩开刘海,应苏苏一眼就看到一小块粉嫩的似乎才脱痂的皮肉,应苏苏心里七上八下,该不会是自己打的吧?张子照马上证实了她的想法:“也就你这样的弱女子能把人头砸出血。”

“至于是不是男人,你想试试吗?”张子照扯着嘴角装痞,应苏苏瞪大眼睛,从前五讲四美三热爱的张子照同学竟然学会讲黄段子了?应苏苏一脸痛心疾首,看来美帝还真是纸片人的催熟剂,看看,看看,以前多么清纯美好,根正苗红的小青年现在变成什么模样了。

应苏苏简直难以接受。

“不是,您老到底想干啥啊,想起诉我故意伤人您那疤都要消了,也没证据啊!还是您对我余情未了?”三番五次撞见张子照,这已经不是一般的巧合了,江城那么大,小张总那么忙,应苏苏也不是傻子。

“余情未了?呵,你可真会为自己脸上贴金。”张子照鄙夷地看着应苏苏,心想他这位校友还是那么自恋。

“既然没有,麻烦以后小张总就装作和我不认识吧!反正见面只会让我们两个人心里都不痛快。”

应苏苏表情冷漠,话听到张子照耳朵里,仿佛是他故意在她面前找存在感似的,他一赌气,紧紧地攥住手心:“放心,我和应小姐是两个世界的人,以后应该没机会再见面了。”

说完,气吞山河地地走了。

3

应苏苏的世界里很长时间没有出现过张子照,他和之前赴美留学一样,如烟云退散。不过她也乐得清闲,这位毒舌少爷委实难伺候,气死人不偿命,刚巧,剧组这段时间没她的戏份,想了想,她果断收拾行李飞去了海南度假。

蓝天、白云、椰子树,这一切惬意地简直让人如置天堂。应苏苏躺在躺椅上,吸着椰子汁,心里别提多畅快了。

只是出来海南谈生意的张子照心情就没那么美好,他们酒店正对着那一片沙滩,视野开阔的很,张子照眼尖,一眼就看到穿比基尼和男人勾肩搭背的应苏苏,心里不自觉有股怒气升腾上来,吓得合作伙伴还以为他是不满意合同的条款。

无知无觉吃醋的张总,死死地看着沙滩那边,应苏苏玩得乐此不彼,但总感觉有道不善的目光落在自己身上,她环顾四周又没有瞧见,还觉得是自己神经兮兮。

玩到下午,确实有些饿了,应苏苏回到酒店餐厅,在转过餐厅的第一个拐角处,张子照似笑非笑地看着她,应苏苏吓得后退半步,心里直呼“冤孽”,再看到应苏苏身后跟着沙滩上的那个男人,张子照不屑地冷哼一声,转过头去。

应苏苏觉得张子照多半是有病,还病得不轻,但她懒得理他。

在海南的这几日,应苏苏不断地逛吃逛吃,内心得到了极大的满足,如果没有张子照时不时在她面前阴阳怪气,她要给这次旅行打十分。

“小姐,这件衣服还有其他颜色,要试试吗?”导购热情地给应苏苏介绍新款,应苏苏拿过衣服左看右看,觉得相当满意,导购看中了应苏苏的购物热情,又连忙推销其他适合搭配的鞋子包包。

最近小赚了一笔的应苏苏,颇有些财大气粗,她在镜子边照照,觉得确实还不错,就让导购全部包起来,导购喜上眉梢,欢快地打包去了。

这家商场十分高档,衣食娱乐一应俱全,应苏苏坐在沙发上等,还能免费享用茶点,等到导购替她把一切处理好,她走出店铺,迎面撞上前来巡店的张子照。

“好家伙,你不会跟踪我吧!”应苏苏的笑容都要挂不住了,一次你可以说是巧合,二次可以说缘分,这三番四次,要说张子照没有在她手机里装定位她都不信。

“你想多了”张子照皮笑肉不笑,“这是我家的商场。”

应苏苏靓女无语,万恶的资本家。阶级对立让她觉得张子照更加面目可憎。

“怎么,你那位“金龟婿”没有陪你来?”早前在餐厅里见的那一面,对方穿的一身名牌,十有八九也是个有钱人家的少爷。

张子照逮着机会就要讽刺应苏苏,应苏苏知道他又误会了,但不想解释,拿起购物袋就想往张子照头上砸,张子照被砸出了前车之鉴,连忙伸手抵挡,谁料应苏苏只是虚晃一枪。

应苏苏恶狠狠地瞪他一眼,“心里肮脏的人看什么都肮脏!”说完,气呼呼地走了。

所有店员看着这离奇的一幕露出了微妙的表情。

再次遇见是在酒店,应苏苏逛街回来,看着电梯刚刚合上,连忙冲过去按开,低头说了几声不好意思,抬头傻眼了,里面只站着一个张子照。她就站在原地,进也不是,不进也不是,进了说不定又要起口角,不进她住十二楼,下一趟电梯又委实难等,正纠结着。

张子照冷冷地发声:“你走还是不走?”

应苏苏心一横,身正不怕影子斜,我何必怕他,雄赳赳气昂昂地进了电梯,张子照看她这架势,毫不留情的嗤笑。其实他也不知道怎得,他的脾气一向很好,只是一见到应苏苏就忍不住斗嘴,像个无理取闹的小学生一样。他也想克制,但他忍不住。

俩人都不出声,电梯里有些过度压抑,可能是气氛太沉重了,电梯有些扛不住,在中层竟卡住了,剧烈晃的那一下,穿高跟鞋的应苏苏没有站稳,对准墙就撞过去,张子照眼疾手快,一把把人捞过来,等电梯停稳了,又嫌弃的把她推开。

应苏苏想说谢谢的嘴死活说不出口,话到嘴边变成了:“这家酒店也是你家的吧!”言外之意,是你家这电梯质量不行。

张子照看她一眼,掏出电话准备叫人抢修,一看,手机一格信号都没有,应苏苏变了脸色,连忙拿出自己的手机,也是没有一格信号,她脸色顿时发白,她不是要死在这里吧,和张子照?

张子照看她这样子就知道她又开始吓自己了,还是出声安慰,“别怕,这里有监控,很快就有人来救我们了。”

为了转移应苏苏注意力,张子照开始找话题:“你那个男朋友……”

“那是我哥!”应苏苏实在忍受不了了,这家伙只要看到她和个雄性在一起就认为是她花心,幼稚到可怕。

“你哥,你不是独生女吗?”张子照显然不信。

“张总,”应苏苏咬着牙,“您难道不知道世界上有种亲戚叫表哥吗?”

以前她知道有种病叫被迫害妄想症,今天她在张子照这里看到了这个病的升级版——被绿帽妄想症。从前是,现在也是。

她就这样看着张子照,如同看一个智障,看了半天,她摆摆手,“算了,反正你也从来不信我。”

电梯门适时打开,他们之间的对峙也消散开来。

4

张子照枯坐很久,他在想应苏苏的那句话,他真的从来不相信她吗?从来别人说什么就是什么吗?他的朋友说应苏苏是捞女,除了他外面还钓着多个富二代,而他只凭借几张照片和所谓的“眼见为实”,就轻易地给她定罪。

那时他忙着出国,每天都焦头烂额,和应苏苏大吵一架之后,也没想着及时去了解事情真相,等一切尘埃落定,他回过头来,发现应苏苏拉黑了他一切联系方式,避而不见。

思及此,张子照觉得自己有必要捋清当年事情的真相,毕竟无论是谁都需要个交代,他打通了朋友电话,

朋友已经移民加州,在当地也算是事业有成,当听到张子照说明来意时,朋友不经为年幼做过的蠢事羞愧难当。

那时应苏苏是城南一中的红人,学习好,长得漂亮,还经常上电视台主持节目,是许多情窦初开的男生的梦中情人!朋友也不例外,当他得知心中女神和张子照暗搓搓地谈起恋爱,一时之间嫉妒占了上风,才编排出那许多事情。

听完前因后果,张子照陷入沉默。

应苏苏最后一场戏是勾引男主的戏份,化妆师给她化了个又纯又欲的妆容,然后穿一条很清凉尺度很大的小裙子,小助理看到了口水都要流下来,她一脸迷妹的表情:“姐,我要是男主,我绝对被你迷住。”

小助理初出茅庐,还是个天真不谙世事的小女孩,她不知道这句话被有心人听去会被曲解读成什么样,只听女主角的助理朝她们这边哼了一声,冷嘲热讽:“呵,做人还是得有点自知之明,一个十八线小明星还妄图跟我们女主角比。”

“你......”小助理还想跟她理论,被应苏苏一把拉住,轻轻摇摇头。

这场戏也很顺利,连男神都夸奖她进步越来越大,应苏苏正想抓住机会和男神聊几句,兜头罩下一件黑色细纹西装外套,应苏苏露在外面的皮肤被西装刮了一下,生疼,她刚想看看是谁这么不长眼的时候,张子照一脸不悦地牵制着她,把她拉到一边。

“张子照,你又发什么疯?”应苏苏觉得自己简直要疯了,什么仇?什么怨?为什么他每次都要出来搅局。

偏偏对方还很理直气壮,一出口就很霸总:“我不想你穿这么少,被别的男人看。”

“呵!”应苏苏都要被气笑了,这家伙大概是精神分裂了吧!前几天还当着别人的面说她贪慕虚荣,今天就开始霸道总裁献温暖,她把外套脱下,不屑地说:“关你什么事?”

张子照再次给她披上,定定地看着她:“凭我喜欢你,行吗?”

应苏苏怀疑自己听错,蹙了蹙眉,可对方表情认真,她忽然就有些心酸,迟来的告白并没有让她觉得欣喜,甚至觉得很伤感,凭什么他就能主导一切,不喜欢就冷漠将她推开,一句喜欢就好像一切从未发生一样。

她再次脱下张子照的外套,字字锥心:“可是我不喜欢你啦!怎么办呢?”

电影还没播出,应苏苏人先红了,不过是黑红,网络上到处都是骂她的通稿,说她公开diss女主角,还扬言导演没有眼光,明明她比女主角美,天地良心,应苏苏看着这条通稿哭笑不得,这网友脑补的本事真的是炉火纯青。

这事没完,张姐把娱乐报纸拿给应苏苏看,“这上面还写着男主角和小张总为你争风吃醋呢!有图有真相!”应苏苏接过来一看,果然,这张图拍的够刁钻,俨然一副三角恋的场景。

张姐问应苏苏:“要不我帮你查查是谁干的?”应苏苏淡笑:“不用,我知道是谁。”她不想管的,清者自清,何况对方为她送来一阵东风,她要是不好好利用一下为自己宣传造势都对不起对方花的大价钱呢!

可她没想到,第二天女主演就被曝出一系列丑闻,当小三,堕胎,勾搭导演......连买通稿打压她的事情都不值得一提,张姐乐不可支:“哎呀,这是哪位好心人,瞌睡来了就送枕头。”张姐连忙给关系好的娱记打电话,对方也不瞒她,直言是小张总的手笔。

“小张总?”张姐一声惊呼,“女主角可是他们家艺人,电影也是他们家投资的,小张总不想赚钱了?”对方答:“谁知道呢?有钱人的世界我也不懂。”

听到张子照的名字,应苏苏忽然有些异样。

5

女主角是业内有名的小花,歌唱影视双栖发展,本来正是事业的上升期,说不定借着这部电影可以冲个有质量的影后奖,谁知道丑闻的曝光直接让她跌回谷底,商家撤了她的代言不说,连公司也面临着解约。

反观之应苏苏,一点没受到影响不说,反而很多黑子对她转粉,女主角实在是咽不下这口气,张子照她不敢对付,但搞个应苏苏,凭她多年积攒下来的人脉和钱财,简直轻而易举,女人发起狠来要多可怕有多可怕。

这天晚上,应苏苏刚刚下了饭局,正打算打车回家。

当艺人就是这点不好,为了拓宽人脉,经常要参加各种聚会,并且这个饭局是公司组的,目的是把她推荐给各位制片人和导演,应苏苏都不能拒绝。

饭局的位置在郊区,应苏苏觉得差不多了,提前退场,此时已经是秋天,路上人迹罕至,风吹在身上有些许凉意,应苏苏约的车来得很快,与此同时,一群飞车党从四面八方涌过来,司机看这架势估计是寻仇,头也不回,一踩油门就走了,应苏苏懵了,恐惧在她的四肢百骸流窜。

应苏苏都来不及问,打头的那位刺花臂的大哥掂着电棒向她走来,嘴角的笑意看上去很痞且不怀好意,应苏苏颤抖着后退,这群人来势汹汹,恐怕今晚她得认栽。

过于紧张让她的双腿僵硬,她向后一退,差点绊倒自己,突然手上一凉,在她还未反应过来的时候,一个人拉着她拔足狂奔。

像是放映的慢动作,应苏苏侧头的那一眼,看见的是张子照紧绷的侧脸。

那群人骑着摩托追得很快,她和张子照没跑多远就被他们围在中间。

张子照其实并不会什么拳脚,而对方却是这城市的边缘人物,对方的棍棒下来时,张子照勉强能应付几招,但这群人收了钱财自然是将火力对准应苏苏,无论张子照怎么格挡,都有些棍棒落在应苏苏身上。

最后张子照无奈,只能将应苏苏护在身下,任由那些人捶打,被护住的应苏苏听见张子照的闷哼,心中慌乱无措,她多次想强行推开他冲出去,都被张子照狠狠压制住,动弹不得。

张子照的血顺着衣服的褶皱流到她脸上,她已经哭到歇斯底里了,哀求着那些亡命之徒,可那些人哪里听她的,她只能紧紧地拽住张子照的手臂,仿佛拽紧了就不会失去。

警车的尖叫声划破夜空,在这冰凉的夜里给了应苏苏的一点救赎,飞车党听见汽笛声,狠狠地啐了他们一口,然后全部作鸟兽状。

张子照伤得很重,全身多处软骨组织挫伤,医生给张子照缝合以后,建议他卧床休息半个月,在这半个月里,张子照也没闲着,找出证据将女主角送进了监狱,而那群飞车党极其狡猾,收了钱之后消失的无影无踪。

这半个月里,应苏苏想了很多,从前她抵抗不住娱乐圈的浮华与虚荣,放弃了主持人的事业,可千帆过尽,她发现原来成为万人瞩目的明星并不是自己想要的,相反,这份工作给她带来了无穷无尽的压力和痛苦,所以她决定回到自己原来的工作岗位。

张子照住院这段时间,应苏苏经常炖了汤去看他,每次他都把汤喝得一滴不剩,还会褒奖她,说她的手艺尽得她妈的真传。

过去的事情他们默契不再提,用一次同生死共患难的交情,放过那些软弱与不堪。

尾声:

朋友的道歉电话来的不早不晚,张子照趴在床头,可怜兮兮地望着应苏苏,“再给一次机会好不好?”

不待应苏苏回答,张子照耍起赖来,摇着她的袖子撒娇,“好不好,好不好嘛?”那样子可一点也不霸总。

眼见她再不同意,张子照又要装伤口痛,应苏苏被缠得没办法。

瞪张子照一眼。

“好!”(原标题:《霸总他有被绿帽妄想症》)

点击屏幕右上【关注】按钮,第一时间看更多精彩故事。

(此处已添加小程序,请到今日客户端查看)

版权声明:小板栗 发表于 2022年7月13日 上午10:36。
转载请注明:《催熟》 作者:满河星po() | 三栗导航

相关文章

暂无评论

暂无评论...
如果您觉得本站有用! 可以按Ctrl+D收藏,或设置成浏览器主页。
登陆账号,开启永久个人书签收藏同步和便签功能。